尋找作家

何福仁

所以我想做一塊石頭/儘管內裡是軟糖/但有石頭的外表

吳美筠

沒有甚麼是不可能的,/如果,時間可以/靜止,/如堅硬的果實/靜候爆破的能量。

張婉雯

這些年來,我任由眾人的怨言與遺憾流過我的血液,我聽著那靜脈中流動的聲音,以換取三餐溫飽。

梁璇筠

在投身的工作中/至今仍未言悔——/輕微的快樂與平凡的痛苦——/不錯,我就在這裡。

游欣妮

我開始思考人生和書寫的意義,也疑惑即使文字可成為凡人顯露柔情的曲折方式,而其實,能夠執筆咬牙觸碰痛處的,又有幾人?

盧偉力

等待是一束光/照著感覺的扇/緩緩搖動/揚起半世紀煙塵,以及/妳的文字

鄒文律

在這個城市裏,所有執著於過去的人都會被遺忘,我清楚知道這一點。

鍾玲

我們都是候鳥/循各種軌跡飛行/穿越不安,穿越空盪。

陳寶珍

若干年過去,崇尚速度與經濟效益的年代卻又剝削掉人們的細緻與情真。這視創作為奢侈的時空,總教人哭笑不得。

韓麗珠

在夜裡,任何微不足道的改變都會引發她的恐慌,可能由那陣莫名的,只有飄蕩的人才能感受到的風帶來,也可能那從來都植根在她心裡。

黃國彬

河水像人:黃浪滔滔,漩渦打轉,像脾氣暴躁的人在發怒;深不見底,水流緩慢,則像充滿城府的人,喜怒不形於色。

黎翠華

但面對張燈結綵的世界,我總深深感激,為這許多人的付出。耀眼的煙火背後,其實隱藏了不少人的辛勞。

劉偉唐

於我而言,七十年代的好時光已然遠去,像煙花消失於赫德遜河的上空。

呂永佳

單車路上,樹下迂迴,時代的巨輪裡,容不下一個平凡人的奢想,但應該可以容下:散步的節奏、閒逛的心情,還有那和煦的微笑。

曾詠聰

用一輩子追逐自己的海域/我們是捕鯨人的夢想/當終結是賦予人類某種意義/我們寧可放棄/容讓自己得以歇息

梁科慶

人在力不從心時,才明白自己原來是多麼的渺小虛弱。

潘步釗

閱讀像戀愛,太重視策略就淪於功利,流失了愛情的許多樂趣和寶貴;閱讀也不像戀愛,至少你不用專一,而且也不宜專一。

秀實

賞魚和賞詩相同,都會令人體會到一種深刻的空間,足以震撼中年如酒的心懷。

鄭政恆

我的世界一邊仔細明晰/一邊矇矓把捉不定/好像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教我猶豫

關麗珊

香港的生活節奏跟我嚮往的相距甚遠,但每次離開一段時間,我還是會想念這地,這種感情是難以說得清的。

陳德錦

但我們心中的水鄉是甚麼模樣?像一去不返的童年那樣依稀?

馮珍今

「翻幾頁書,閒來走一段路,也許,在散步中,自能領受一番吾土情懷。」對了,什麼時候,你會跟心愛的人,文學散步去?

黃潔雯

因此,當你發現你的孩子有夢,就不要嫌棄他的夢分量不夠重,凡事皆夢,無分大小。

劉偉成

帶著對憤恨的恐懼,我在悔疚的崖邊總算學會了睥睨世俗的分寸,不再害怕被撇下的孤清,不但是不怕,甚至是懂得享受。

周淑屏

我曾遇到過改變我生命軌迹的良師,亦萬分珍惜且時常心存感激。

朱少璋

人生難得有一襲屬於自己的梅花帳,需要時可以遺世獨立可以和而不同。

樊善標

如果敘述必然扭曲真實,就文學寫作而言,可以一面敘述,一面宣告敘述的不可靠嗎?

王璞

我想變成一本書,我想把我的精華都集結在一本書裡,薄薄的一本,沒有一頁多餘的篇章,沒有一句廢話,誰讀了都不會有上當浪費時間之嘆。

羅樂敏

偶遇的人面/都朝白光飛注,頃入/無言的夢邊緣/我會為你張開肩膀/直立成一聲言說

鄭鏡明

我們只是渡輪上的搭客,能夠相聚片刻,已屬緣份了;也許多年後,我們又會坐在一起。

阿濃

我們不怕做現代的顏回,但我們的青雲之志不是為了個人,而是為了社會大眾。

陳志堅

到底是我們改變了城市的邊界,還是城市改變了我們的本質。

麥樹堅

今年能變壞的日子所剩無幾,明年將完全豁出去,禍福自取,心甘、情願。

黃秀蓮

我遇見的漁翁,不是寒江之上孤舟獨釣的詩畫中人,而是為掙一口飯而餐風曝日的釣魚翁。

可洛

然而在這個虛實交錯的時代,人們的思想得到了解放,他們不再介意真假之別,不拒絕虛幻,他們甚至因為創造出一個無盡的虛構世界而興奮。

小思

老師給了你行山杖,你可指空,你可敲石,你可看飛雲。得着多少,那還是要靠你自己。

李紹基

某些感受的確需要時間去培養,正如在我洞察到寂寞之前的那一段路上,我對於那份體會,可算是無知的。

殷培基

眷戀過去的美好沒問題,但請先準備迎接未來的勇氣。

王良和

詩如烏賊,夜如月/我的心有浪,不大,海卻是無邊

胡燕青

即使是秋天了,你的心/仍響着微細的吸水聲/生命痛苦,卻頑強/你和你尚能夠愛的人/也必然一樣

鍾怡雯

現形的命運跟自由有莫大關係。是的,是自由決定了我的命運。決定了,現在的我。

陳大為

唯有頑固的舊事才轉存為照片的前生/唯有最大值的光圈/才取得一個足夠武斷的世界

陳永明

歲月不饒人,始終有一天我們都要成為荒城古渡,可是不必自怨自艾,我們仍然可以是落日秋山一樣的璀璨。

麥華嵩

然而,人心之裂縫與矛盾常見之極﹔人常常在生活中分飾數角,做某些事時是一個樣子,做另一些事時又是另一個,只不過有時分裂得很誇張罷了。

黎紫書

所以,我一直以為,小說所能關照的無非是人世的局部。所以,我相信小說如果能反映現實,反映的也不過是作者信以為真的現實而已。所以,我從不敢在小說書寫中探索或期許人生的真相,核心,本質。

Copyright © 2020 書聲 Syu Sing 版權所有